阮晨菲顾锦霖小说,阮晨菲顾锦霖2022已更新

07-25 176阅读

他接到初恋装病的电话,丟下怀孕妻子。

一周后接到死亡通知,他疯了。

“这是情侣手链哦,上面的纹路代表一生一世。”

脑海里不断响起着店主说的话。她攥着手链回到酒店,却在酒店门口看到了熟悉的身影。

顾锦霖拿着行李,正往车上放。阮晨菲一惊,跑上去拉住了他的手:“你要去哪儿?”

顾锦霖看见她,有片刻失神,但随即又恢复漠然。

“回海城。”他推开阮晨菲的手,把后备箱盖好。

阮晨菲从后背抱住了他的腰,声音大到颤抖,“为什么?”

“她发高烧了,我要回去。”

“让开!”顾锦霖烦乱的一把推开了阮晨菲,上了车。

阮晨菲猝不及防摔在地上,那对手链也摔在她脚边。

那上面一生一世的纹路像是在冷冷嘲笑她的痴心妄想。

顾锦霖的车眼看就要不见,阮晨菲捡起手链急忙打了车。

“姑娘,去哪里啊?”司机用带着浓重口音的普通话热情的招呼她。

阮晨菲指着顾锦霖的车:“跟上前面那辆车。”

司机透过后视镜瞄了一眼阮晨菲,

一把应下:“好嘞,坐稳了。”

两辆车汇入车流。

阮晨菲紧攥着手,颤着声催促:“师傅,能再快点吗?”

“好嘞。”司机一踩油门加速,但事与愿违,开了没一会儿,前方就开始堵车,顾锦霖也随之消失在了车流中。

司机从后视镜里看着阮晨菲,明明没什么表情,却让人感觉悲伤至极。

他想了想,打开了电台,电台主播正放着一首歌。

“…没理由相恋可以没有暗涌,其实我再去爱惜你又有何用,难道这次我抱紧你未必落空仍静候着你说我别错用神,什么我都有预感,然后睁不开两眼看命运光临……

是王菲的《暗涌》。

此情此景,多么贴切。

她再爱顾锦霖又有什么用?

就算她想用力抱紧,也许最后还是一场空。

车流又开始涌动。

阮晨菲的头靠着车窗,突然说:“师傅,停下吧。”

司机停了车,欲言又止的看着她。

“谢谢您。”她递给司机两张百元现金便下了车。

眼前是陌生的街道。

阮晨菲没有目的的走在路上。

其实她知道,自己可以追去机场,但是追上去了她又能怎么样?

回到酒店,已是深夜。

阮晨菲回到只剩她一人的房间。

湿透的衣服冰冷的贴着皮肤,她猛地打了个喷嚏,回过神。

走进浴室,她将花洒开到最大,热水从头顶笼罩而下,却怎么也暖不了她冰冷的心。

从浴室出来,她从包里翻出手机,上面没有顾锦霖的任何消息。

陌生而广大的酒店总统套房安静的吓人。

阮晨菲蜷在床上,在黑暗里睁着眼。

也许一个人的日子实在太孤单,她想起了远在天国的父母,无声的泪染湿了床单。

爸爸妈妈,对不起,我努力过了,只是我真的挽回不了我的婚姻。

手机叮咚一声,一封新邮件传来。

阮晨菲好久才迟缓的伸出手,拿起手机。

点开邮件,她却震惊得瞳孔紧缩。“阮女士,恭喜你怀孕了,妊娠期三个月。”

海城。

二月的天灰蒙蒙的,薄雾笼罩着整座城市。

街上的行人都戴着口罩,穿行在这个灰色的大都市。

阮晨菲坐在咖啡厅的窗户边,已经坐了很久。

面前的咖啡渐凉,她的视线却一直看着对面的肯德基。

正对着她的桌前,坐了一对男女,他们带着一个小女孩。

小女孩大概四五岁,活泼好动,一会儿要女人喂她吃东西,一会儿又伸展双臂要男人抱她。

三人脸上都带着笑。

任谁看,都是幸福快乐的一家。

不一会儿,那对男女开始收拾东西,看起来是要离开了。

阮晨菲也站起来,走出了咖啡厅。

她等在肯德基门口,看着玻璃倒映出的自己。

妆容精致,美丽无比。

那人甚至比不上自己的十分之一。

可为什么呢?

她想问问朝她走来的男人顾锦霖——为什么?

顾锦霖也没想到,会在这里碰见阮晨菲。

他手里还牵着那个小女孩,却对着阮晨菲出口就是质问:“你跟踪我?”

他神情坦然,没有半点愧疚。

阮晨菲的心一阵痉挛的抽痛,她张口呐呐问:“这就是你想对我说的话?”

她的视线从那小女孩移到那陌生人。

顾锦霖下意识挡在这两个人面前,语气略显不耐:“你先回去,之后我再跟你说。”

他这举动,好似一把刀,生生在阮晨菲心里剜了一刀。

她怔怔地看着他。

从二十岁,到三十岁。

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十年。

她却像是第一次认识了他一样。

“今天是我的生日,你早上说今天很忙,没有时间……”她的声音颤抖,有些说不下去了。喉间像堵了一团棉花,连声音都是干裂的。

“你可真忙。”她明明想讽刺,声音却轻飘飘的。

顾锦霖脸色微变,牵着女孩的手不自觉松开了。

林绵绵见状,连忙掐了一把小女孩。

女孩吃痛,立刻上前狠狠推了阮晨菲一把,大声喊:“坏女人!不准你欺负我们!”

阮晨菲猝不及防的摔倒在地。

顾锦霖一愣,正要上前,林绵绵就在此时上前挡住了他的目光:“对不起,对不起,孩子不懂事……”

顾锦霖于是收回手,冷冷道:“不用道歉,云云也是为了保护你。”

阮晨菲腿疼得站不起来,听到这句话,愣愣的抬头看着顾锦霖。

林绵绵也小心翼翼的看着顾锦霖:“我……我先带孩子走吧……”

她说完这句,顾锦霖的视线就从阮晨菲身上移开,牵起小女孩的手:“说好了陪孩子过生日,不能说话不算话,我们去游乐园。”

这一刻,海城没下雪,阮晨菲的心却冻在了这个早春。

她强撑着站了起来,看着他的背影,明明想追上去,却挪不动一步。

阮晨菲回到家,才发现她的腿青了一大块,手肘也破皮流了血。

她默默自己处理了伤口,明明不很疼,眼前却蒙上了雾。

关上医药箱,她抱着双膝坐在沙发上,一言不发。

偌大的别墅,好像最后一点人气都没有了。

晚上11点,顾锦霖终于回了家。

看到沙发上的阮晨菲,他皱了眉。

他随意走到阮晨菲对面坐下,打开了一瓶酒。

阮晨菲闻到酒味,咳了两声,顾锦霖却毫不在意,淡淡说:“想问什么?”

想问的太多了,以至于阮晨菲一时无言,最后,她轻轻问:“那孩子是谁的?”

“是她前夫的孩子。”顾锦霖冷下了眼,“绵绵她很单纯,不要用你肮脏的想法污蔑她。”

肮脏?原来在他心里自己就是这样的?

阮晨菲看着顾锦霖,这一刻,他离她不过一桌距离,心却像隔了万里之远。

她眼底泛了红:“你还有什么要对我说的。”

顾锦霖看着这样的阮晨菲,觉得累,看到她就心累。

他移开视线,放下了酒瓶:“分开吧。”

未完待续...

文章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均为孤傲文学_2022抖音知乎热门小说阅读原创文章,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