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推苏乔萧逸寒医生小说,2022更新

07-26 3阅读


  说完,她转身溜溜达达走了。

  萧逸寒顺着她离开的方向愣神了半晌,回神后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,然后微垂着头也离开了卫生间。

  房间门口。

  他刷卡进门,却在进去的时候听见了水声。

  左右看了看,是卧室那里的。

  萧逸寒走进去,棚顶居然漏水了。

  正滴答滴答的往他的床上掉呢,而且还有一些沙土掉了下来。

  他按了按眉骨,似乎有些无奈。

  ……

  楼上的房间。

  沐磊长喘了一口气,“老板,小钻头都坏了……”

  为了把楼下弄漏,一个崭新的钻头都弄坏了。

  当初建造这座大阁楼的时候可是耗时很久,非常结实,是那种哪怕地震这栋楼都不会塌的程度。

  苏乔满意的点点头,“干得漂亮。”

  沐磊嘿嘿一笑,“那明个儿我再去准备一些紫色的烟花。”

  ……

  萧逸寒独自一人走到前台那里说了屋子里的情况,服务员立马联系了负责人沐磊。

  沐磊这时候匆匆的下楼,面带歉意道:“抱歉抱歉,楼上在装修,刚把水管都弄爆了,实在抱歉,但现在普通房间都满了,只剩下一个套房了。”

  男人倚着吧台,也没有发火,可那清凉的眼眸里却刮过了一抹笑意。

  他的手指蹭了蹭鼻子,“你们老板呢?”

  “啊,在楼上,我给您叫。”沐磊特别积极的拨打电话。

  短暂了说明了情况后,便挂了电话。

  等苏乔下来时,两个人的视线碰了上,她笑眯眯的开口:“带我去瞧瞧?”

  萧逸寒似笑非笑的盯着她半天,然后撑起身子奔着楼上去了。

  当来到他的房间时,苏乔只想夸赞沐磊的能干。

  床都淹了,根本睡不了了。

  “啪嗒。”苏乔随手把门关上了。

  屋子里亮着灯,萧逸寒随手拉过椅子坐下,手撑着额头,似乎有些醉意上了头。

  “这是不是你干的?”他低声问。

  苏乔摸了摸湿哒哒的床,“是啊。”

  萧逸寒眉头微拧。

  “是我干的。”苏乔理直气壮的站在那,“所以你除了跟朋友挤以外,就只能去住套房了。”

  萧逸寒都被她气笑了,自然也猜到了那个所谓的套房是她的房间,“你能再明目张胆一点么?”

  她的眼眸里充满了风情,“我都勾搭你勾搭的这么明显了,你还不满意?”

  说话间,女人慢慢走到他面前,竟缓缓的蹲了下去。

  她这个姿势与角度,让萧逸寒有些不适应,收了收长腿,“你刚刚在卫生间,是在勾搭我?”

  苏乔的眼睛非常漂亮,可也最会骗人。

  “如果我说是,会不会让我们接下来的对话,变得简单点儿?”

  她的嗓音有些御姐的感觉,却也拥有几分独有的清冷。

  屋里的吊灯忽然忽闪了下。

  水似乎进了电路里。

  忽闪两下后,居然彻底熄灭了。

  这个倒是苏乔没有预料到的。

  突然袭来的黑暗里,萧逸寒的嗓音又淡又清——

  “苏乔,咱俩不合适。”

  “说说哪儿不合适。”

  “啪嗒——”

  火苗倏地照亮了整个房间。

  她举着火机,依旧保持着蹲下的姿势,面对面的看着萧逸寒。

  “劈个叉都能摆出爱你的形状,怎么就不行呢?”她好像很认真。

  萧逸寒笑了,“你这认真劲儿,咱俩就不合适。”

  “怎么,你还想玩弄感情?”苏乔惊讶的发问。

  “你的圈子和我的圈子不一样,本质上就存在分歧,我的生活非常安静,你不一样,哪儿都不一样,而且你显然不像个能安分生活的人。”

  他非常认真且耐心的跟这个姑娘讲述原因。

  “况且,我们也不熟啊。”

  话音刚落,他的腿上就多了一个人。

  两个人之间刹那间只剩下了一团火苗的距离。

  苏乔的眉眼在火光下更显妩媚朦胧,“你想怎么熟?”

  她太轻了。

  坐在他的腿上都感觉不出有什么重量。

  好像只要他轻轻一推,人就能被他推到墙边儿去。

  火苗忽然间熄灭。

  黑暗再次席卷房间,苏乔就着外面的光线盯着他的剪影看。

  “给个机会。”她好像在笑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萧逸寒的心莫名其妙的就跳了一下。

  追他的女人不少,一点都不少。

  比如隔壁的那个梅玉染。

  可哪个都没有她这么奔放直白,好像都不知道羞耻为何物一样。

  从酒吧门后初遇,到医院检查,送饺子,再到酒吧单膝跪地喝酒……

  好像发生了很多事。

  可他们之间,也不过才认识半个月都不到。

  “不给。”

  他还是拒绝了。

  “你是不是以为,我瘦,我就没力气?”

  萧逸寒挑眉,不予回答。

  “咱俩掰个手腕啊。”她的思维有些跳脱。

  “掰手腕?”

  “嗯,比一比咱俩谁力气大。”

  萧逸寒是教育家庭培养出来的孩子,自然不会愿意跟女人掰手腕。

  “来来来。”

  苏乔忽然站了起来,将一旁的小玻璃桌拉了过来。

  当被她强行握住手的时候,萧逸寒听见她好像笑了一下。

  “只要你在五秒之内没有赢我,那就算我赢了,行吧?”

  规则是她定的。

  “来……”

  “开始!”

  萧逸寒本来没想用劲儿,可他发现……

  “5、4、3、2、1……”

  五秒过去,他们的手,居然纹丝不动。

  苏乔松开了他的手,缓慢的站起来,“萧教授,我是瘦,可不代表我没力气啊,你得试着了解我,才知道我适不适合生活。”

  没等做出什么反应的时候,苏乔已经再次拉起了他的手,一个微凉的吻落在了他的手背上。

  轻轻地,软软的。

  蜻蜓点水一般。

  苏乔最终拉开门走了。

  走廊里的灯光投射进来,打在地面上,将那一层水都渡了一层昏黄的光线。

  “萧先生?”

  沐磊的声音传来时,萧逸寒才回过神。

  “已经为您安排好了新的房间,请您移步。”

  萧逸寒按了按眼睛,起身随手拿走了充电器和一个背包,便跟着出去了。

  ☆

  “嗨!”

  在五分钟之前还坐在他腿上的女人,此时正站在他面前,正挂着一脸狐狸一样的笑容跟他挥手呢。

  “啪嗒。”

  房门再次被关上,沐磊就那么离开了。

  “这是我的房间,有两个卧室。”

  苏乔指了指左右两侧,“那个给你,我住这边,肯定比楼下的好,我不多收你钱。”

  她还真是正经不过十分钟。

  强取豪夺的把他送到了她的房里。

  而萧逸寒看了眼面前的地面。

  就在苏乔身后的地板上,有一个非常大的坑,废土倒是都没了。

  “你没事儿钻个洞干什么?”

  苏乔抱着手臂认真道:“不是说了吗,就为了把你的床弄湿啊,为了把你的床弄湿,我可是倒了两大提矿泉水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砰。”

  她眨眨眼,看着被冷漠关上的门,忽而笑了。

  骗来喽!

  房里的萧逸寒实在有点晕头转向的,酒劲儿上来,他连澡都不愿意洗了。

  可是喝了酒以后容易口渴。

  他看了房里一圈想找矿泉水,最终却在床头柜那里看见了一杯温水。

  显然是有人提前备好的。

  萧逸寒端着水杯犹豫半天,他都怕那个女人在里面下了药。

  而隔壁卧室的苏乔突然拍了下大腿。

  刚刚她应该往那杯水里下点药才对啊!

  ……

  喝了水,萧逸寒躺下便闭上了眼睛。

  可脑子里却不停地闪过那一团团绚丽的烟花,烟花一消失,就是苏乔的那张脸。

  他略有几分烦躁的翻了个身。

  可居然怎么也没睡着。

  轻轻地拉开房门,却看见客厅的灯还亮着,苏乔正坐在沙发里滑动着手机。

  她疑惑的抬头,“怎么了,睡不着?”

  萧逸寒想出去透透气,可苏乔却比他还快了一步,拿着门口挂着的羽绒服套了上,旋即拉开了门。

  “走,陪你溜达溜达。”

  她好像总是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  ☆

 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起了雪花,温度倒是没那么刺骨。

  苏乔指着一处,“那边有灯笼桥,晚上好看,过去看看?”

  她的气质果然与众不同,哪怕裹着臃肿的羽绒服也不难看。

  萧逸寒一言不发的奔着那边走,她就跟在后面,捣腾着小碎步似乎是在取暖。

  那座灯笼桥上的灯笼好像都是用冰做的,像是水晶一样晶莹剔透。

  “什么时候请我吃饭啊?”她像个讨糖的小孩儿。

  萧逸寒回了下头,恰好对上她那双藏着哀怨的双眸。

  不自觉的,他竟软了声音:“回去就请。”

  “好!”苏乔立马笑了起来。

  望着她那副模样,萧逸寒停下了脚步,“你还年轻,怎么就那么确定想跟我在一起?”

  她坚定道:“我相信我自己的眼光。”

  “眼睛也是会骗人的。”

  苏乔走到他面前,与之对视,正色道:“天平或许会有误差,但在我这里,绝对没有。”

  风雪飘荡在两人之间,仿佛朦胧了时间与温度。

  最后,他绕过她,沉默前行。

  “喂,教授大人,要不要这么无情啊,等等我啊!”

  “那边都是小烟花。”苏乔指着桥下的一排小桌子。

  她摸了摸羽绒服的口袋,摸出了一盒火柴。

  “来来来,我给你放这个。”

  萧逸寒站在原地看她在点小烟花。

  几秒钟后,爆炸成金花一样的小烟花亮了起来。

  苏乔捏起来走到他面前,将小烟花递给他,女人张开嘴时一层白茫茫的雾气也涌了出来。

  “别总那么安静,多笑笑。”

  不自觉的,他就接了过来。

  烟花在他眼前散发着独有的魅力,可是非常短暂。

  很快就熄灭了。

  她就像是这个烟花。

  美得不真实。

  猝不及防的出现在他的生活里,也会猝不及防的消失。

  没什么意义。

  “你是不是在想我?”

  苏乔像个发现了秘密的精灵一样,眯着眼睛打量他。

  萧逸寒笑了下,“那你猜猜我在想什么。”

  她拧眉,苦思冥想了半天,“想我跟这个烟花一样美?”

  男人忍不住笑出了声:“哪来的自信。”

  “我自己给我的啊,况且你平心而论,我不美么?”苏乔在他面前转了个圈圈。

  他如墨的眼眸里映着女人的身影,叹了口气:“美,可还是不合适。”

  “不。”

  苏乔摇了摇自己的手指,忽然靠近他,指尖戳了戳他心口窝的位置。

  “合不合适,它说的才算。”

未完待续...

文章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均为孤傲文学_2022抖音知乎热门小说阅读原创文章,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。
取消
微信二维码
微信二维码
支付宝二维码